expr

剧照联系分析_剧照分析从哪些方面


我是阿瑞,分享女性情感和成长感悟,点击上方关注,和我一起提升自己,努力成长!

图片来源优酷视频剧照,如侵权请联系删除


周末的晚上看了电影《人生大事》的前半段,觉得很不错,今天中午就抽空看了后半段,依然很受触动。

整体看完后,我一直在思考两个问题:

一个人处在人生低谷的时候,是怎么熬过去的?一个有童年创伤的人该如何治愈自己?

对此,我分析了电影里的10个镜头语言,找到了答案。

第一个镜头:三面包围

电影开端,朱一龙饰演的莫三妹在给小文的外婆做整理,他是一名入殓师,祖辈经营着一家名为“上天堂”的丧葬小店。

他才从监狱里出来就上手了这份工作。

做完外婆的整理后,小文的舅妈发现外婆手上的金戒指不见了,就开始不依不饶,周围的人也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三哥。

回到家后,三哥就去找女朋友,然后,他发现是女朋友跟了老六。

可他当初是为了女朋友才跟老六打架的,也因此进了监狱;如今出来了,女朋友却跟了有钱、混得好的仇人。

三哥绝望地回到家,却发现一个孩子找他要外婆,还狠狠地咬了他;

隔壁婚庆店的大哥也过来劝他改行,说他家开丧葬店不吉利:二哥早逝、大姐离婚,他好不容易有个女朋友还跟了别人。

三哥烦躁不安、用大声的谩骂赶走了他。

然后,当他一个人静下来坐在门口的时候,才开始释放自己的情绪:

他抬头看了看“上天堂”的招牌,又看了看笼罩他的三面高墙,一种人生的挫败感牢牢地困住了他。

第二个镜头:无声对望1

晚上,三哥跟店员建仁和白雪说:没有希望了,还是改行吧。

两个伙伴纷纷开解他,但他们的话却直戳他的心窝子,他当即就和建仁扭打起来。

扭打之间,他被按在地上,看到了小文恶狠狠地盯着他,

这是他们第一次的无声对视。

虽然小文看起来处在一种高位,但因为外婆的去世,她整个人也是极其不安的,所以她在疯狂发泄自己的情绪,

这是小孩子心理需求没有得到满足的表现。

三哥的不安则是通过外部环境描写来刻画的:

一个是雨夜,雨水如线一样跌落在地,正如他的人生也跌落在地上一样,给人一种无力感;

一个是“上天堂”的匾额,再次凸显了他想摆脱却又摆脱不了的无奈和压抑的情绪。

第三个镜头:无声对望2

小文没有爸妈,一直由外婆抚养长大。

外婆去世的时候,赶上舅舅和舅妈为了儿子的学业要去北京,小文却死活不愿意离开,就在“上天堂”由三哥照顾了3天。

如今舅舅舅妈回来了,小文理应由他们抚养。

送小文去舅舅家的时候,舅舅和舅妈在吵架,舅妈不愿意养小文,言辞很激励,三哥看不下去了,就进去说:你们能不能对孩子好一点。

情感博主何日君回来说过一句话:不被爱的人,很容易在人群里中识别出同类。

三哥目睹了小文的遭遇,就想到了自己的童年,所以下意识地维护小文。

最后舅舅提议让三哥继续照顾小文,还让小文自己选择跟着谁?小文盯着门口的方向,三哥的眼神躲躲闪闪、想看却不敢看她。

因为在那几天的相处中,他们共同经历了粉色骨灰盒事件和误吞跳跳球事件,

三哥早已感受到一种情感的牵绊:小文信任他,他也需要小文。

虽然小文给他带去了一些麻烦,但她同样也给他的人生带去了一些希望。

小孩子的感觉是很敏锐的,谁对她好,谁对她不好,她能很明显地察觉出来。

小文发现,三哥硬邦邦的外表下有一颗柔软的心。

他虽然情绪冲动,但是他的感情也最真挚:

他看不惯舅妈对小文的态度,就直接上前理论;在外婆的葬礼上被舅妈误会成小偷,就当即选择脱光衣服自证清白;他发现女朋友跟老六在一起后,直接跟对方打起来。

他总是选择以最直接的方式去解决问题。

所以,当小文二话不说奔向他,抬头看着他的时候,他的表情很丰富:

有点难以置信,自己居然被一个孩子接纳了。

周围所有的人都在否定他,而这个孩子居然信任她。

小文盯着他,眼神里的举动好似在安慰他:你不要担心。

和第一次的

无声对望不一样,那个时候他们是对抗的、仇视的,但在此刻,他们开始互相信任、互相给予对方希望。

带小文回去的路上,三哥说:

老子就见不得这群妖魔鬼怪欺负人。

电影给了一个镜头:依然是那条窄窄的路,四周被小店环绕着,三哥开着车驶入这个世界,门口的老父亲和大姐等着他。

虽然可能会再次发生冲突,

但是和第一个镜头里的三面包围已经有了明显不同,他已经开始正视自己的情感。

第四个镜头:她保护三哥1

老父亲听闻三哥带了个孩子把殡仪馆闹翻了天,就想狠狠教训儿子,拿起拐棍就要打三哥。

父子的沟通方式很激烈,三哥指着自己的脑袋说,往这里打。

拐棍将要落下的时候,小文从车上下来,拿着手上的红缨枪挡住了三哥父亲的拐棍,还大喊一句:

不能打三哥。

三哥错愕地看着小文的举动,愣住了,他的内心有很多情绪涌现:

他竟然被一个孩子保护了,他感受到一种温暖的滋味。

第五个镜头:无声对望3

三哥跟老父亲保证,用一个月的时间赚到30万买下“上天堂”的房子,不然老父亲嘴上说把房子过户给他,却一直用各种理由来考验他。

半夜,三哥被建仁的呼噜声吵得睡不着觉,无意间又看到前女友的婚礼照片,

一下子从五指山的椅子上摔下来。

这一幕被小文看到,她拍下了这张照片发给三哥。

三哥说:要不是因为你一直要找你外婆,我也不会被压在五指山下。

小文有些难过,然后她就开始为三哥需要的30万忙活,她找到了外婆的舞伴刘爷爷帮忙。

刘爷爷对三哥说,自己想办一场“葬礼”,三哥难以置信,哪有活人给自己办葬礼的,但刘爷爷说,如果你们能办,我就出30万。

三哥接了这个单子。

在演绎的“葬礼”上,刘爷爷的儿子带着一群人突然出现,双方进行了一场“交战”,还闹到了派出所。

从派出所出来,刘爷爷跟三哥解释了自己想办“葬礼”的原因。

刘爷爷说,小文找他帮忙,是想帮三哥解开压制他的五指山。

回去的车上,三哥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,他想着刘爷爷的话。

然后通过车里的后视镜,

和小文有了第三次无声的对望,三哥再一次被小文的温暖打动。

是啊,小孩子的感情是很简单的,你温暖我,我就会想办法温暖你。

第六个镜头:她保护三哥2

回到“上天堂”,老父亲再一次对三哥不争气的举动发脾气,在屋里一顿砸,眼看着父子俩又要怼上了。

小文再次站出来,承认是自己帮三哥接的活,

你要打就打我吧。

三哥在后面看着这个状况,内心很是复杂。

老父亲无视了小文的举动,直接让三哥月底之前搬离,建仁在旁边说软话,示意三哥可以改。

但三哥一下子站起来很暴躁地说道:

我在他心里,做什么都是错的,我怎么改啊。

父子之间

都是互相失望的:

父亲对儿子的表现失望,儿子对父亲永远看不到自己的优点也很失望。

这有点像《知否》里顾偃开对顾二叔的失望一样,动不动就要打二叔。

然后,三哥对老父亲诉说了多年以来的积怨:小时候看动画片不跟父亲去发丧就被打;被人说是吃死人饭的,跟人打架,父亲在旁观也不帮忙;

继而,他开始质问父亲:

我知道你喜欢二哥,要不然你打死我,我把二哥换上来陪你。

老父亲气得哆嗦了半天,也没说出来什么话,步履蹒跚地走出了屋子。

三哥擦掉眼角的泪水,心中五味杂陈。

晚上,他帮小文修好了在刘爷爷的“葬礼”上断裂的红缨枪,小文哭道:

我是不是又给你惹祸了。

三哥安慰她道:

这不是你的错,是三哥自己没本事。

幸福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,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。

尽管他知道自己的生活已经一团糟了,他还是想守护好小文的童年。

因为既然没有人帮他修补童年的创伤,他就来修补好小文的童年创伤,那样就能治愈曾经的自己。

第七个镜头:三哥的道歉

老六因酒驾去世,躯体也被碾压得不成样子,前女友来求三哥希望他能帮忙,让老六能体面地离开。

心软的三哥带了茅台酒和小文一起去求父亲帮忙,老六的身体刚整理好,老父亲因为喝酒牵动了旧疾住院。

小文所在的幼儿园也打来电话,三哥着急不已。

老父亲说,先去看小文要紧,自己没事。

原来,小文竟然在幼儿园的亲子活动上表演了灵前摔碗的剧情,让在场的人都震惊不已。

她还对老师说,

自己的爸妈是在天上种星星的人。

看着紧张的局面,小文低着头,准备接受惩罚。

但三哥却没有责备她,而是带着她向所有的家长鞠躬:他用自己的举动告诉小文这件事情的边界在哪里,呵护了小文内心的恐慌。

小文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不可取的,也主动跟大家道歉。

这一刻,三哥弥补了童年时被人骂吃死人饭,跟对方打架后,父亲居然旁观后的难过和缺憾。

此刻,作为小文的长辈,他做出了最好的示范。

他逐渐通过教育小文治愈自己,这是情感的移位。

第八个镜头:二哥去世的真相

三哥再回到医院,老父亲终于解释了为何每年都让三哥向二哥磕头的原因。

当年,为了从水中捞回一个小孩的遗体,二哥偷偷下水,小孩捞上来了,二哥却没了。

为了一个死人,他们家折了一个活人。

父亲说:

人生啊,就像一本书,哪一个都要翻到最后一页。有的画的是句号,有的画的是省略号。人生除死无大事,什么名啊、利啊,都是过眼烟云。干我们这一行的,就是要有一颗圣人心。

三哥走在回家的路上,细细回味着父亲的话,

又回到那个拥挤的街道,内心却感觉开阔了很多。

他对二哥的怨恨、对职业的困惑一下子消融了。

樊登说:人生处在低位的时候,生活中的种种问题都会放大,因为我们的站姿太低。只有当人生实现了位置的跃迁,站得高了,再看待周围的事情,才会觉得没那么痛苦,没那么烦恼了。

这就是三哥的情感变化过程。

而后,重新树立职业目标的三哥开始认真对待工作,精神面貌焕然一新。

他还找到各种渠道修复了小文在刘爷爷“葬礼”上损坏的手表,让外婆的话再现。

第九个镜头:4次情感对话

小文的亲妈终于出现,她想要要回女儿,三哥的内心开始慌乱;但小文的妈妈再次找上门下跪恳求,三哥就心软了,让她给自己3天时间准备。

一天,在他突然下厨给大家准备好一桌饭菜时,小文问三哥道:

你怎么不高兴呢?

三哥下意识地说没有,然后装成一副开心的样子。

这是他们的第一次情感对话,小文能察觉到三哥的情绪。

幼儿园的亲子课上,三哥很努力地扮演好一个爸爸的角色。

然后,在孩子表示感谢的环节,小文偷偷地对三哥说:我知道你一直在骗我,我再也见不到外婆了,

但是我不会害怕了,因为我有爸爸了。

这是他们的第二次情感对话。

三哥的眼里再次涌动着泪花,

他整个人都在发抖,他盯着小文看了看,然后低下头忍住不让自己哭出来,又看了看小文,仿佛在怀疑这是不是真的。

小文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,掩饰了他的手足无措。

晚上回家,三哥让小文背他的名字、家庭地址和电话号码,小文有些不耐烦。

三哥问小文:

你以后……不会把我忘了吧?

小文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感情,她早已把三哥当成了自己的爸爸,于是亲了一下三哥。

三哥依然有些不知所措,慌忙以拿镜子当借口离开,这是他们的第三次情感对话。

再回来时小文已经睡着,三哥看着熟睡的小文,心中很是不舍。

但趁小文熟睡,他还是把小文还给了亲妈。

在车里,小文从熟睡中猛然清醒过来,她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实,

狠狠地抱住三哥的胳膊,三哥看着小文妈妈苦苦哀求,猛然抽回了手臂。

汽车呼啸而过,带走了小文。

大雨如注,恰如小文到这个家找外婆的那个晚上,此刻三哥的情绪很隐忍。

但小文不停地捶打着车窗,大声哭喊着三哥,三哥再也不想隐藏情绪,他一个箭步狂奔起来,想努力追上接走小文的车。

随着汽车远去,小文的那两声“爸爸”萦绕在三哥的心头,不停激荡。

回到家的三哥被建仁和白雪骂,又接到姐姐打来的电话,父亲没了。

给老父亲安排完绚丽的葬礼后,三哥收到小文妈妈的电话:小文丢了。

几个人开始疯狂地寻找,也没有结果,当他们精疲力竭回到家时,小文那声熟悉的“

三哥”从背后传来,她一边喊一边跑过来。

三哥忍不住凶了小文,小文不知所措地说道:我的爸爸叫莫三妹,我家住在……我不会丢……

三哥听完狠狠地抱住了她。

这是第四次情感对话。

他们用四次对话,完成了对情感的坚守和呵护。

第十个镜头:一起看星空

电影最后给我们安排了一个圆满的大结局:

三哥接纳了小文的妈妈,然后他们一家人建仁和白雪、三哥和小文以及小文的妈妈一起坐在门口,仰望星空。

这一刻和最开始的三面包围和雨夜不一样。

小小的院子里,除了有围墙,还要上方无垠的星空。

而他们,则是种星星的人。

他们也在互相治愈。

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,

点个赞吧

,谢谢支持!

-END-

-转发、点赞、点在看,都是爱-

作者介绍:

手执烟火以谋生,心怀诗意以谋爱。我是阿瑞,撰稿人,专注于女性情感、家庭教育和个人成长干货等内容的创作。欢迎关注我的个人:是阿瑞同学。

温馨提示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!